福寿园海港陵园

首页 > 陵园资讯 > 集团新闻

福寿园集团 | 植树节·绿芜墙绕青苔院

2018-03-12 14:47:59 福寿园海港陵园 阅读

植树节

今日3月12日,植树节。作为旗下拥有多家“绿模”单位的集团,不出一篇专业论述园林类的文章,不能体现我大福寿的先进。






别样的风景——现代墓园绿化

 文 ◎ 沈卓彦


或许是人们一直以来对死亡的认识过于晦涩,在国内的绿地分类系统中,似乎难以找到墓园的定位,仅笼统地归类为纪念性公园。然而在国外,其地位却举足轻重。在德国,墓园与植物园、动物园一样,归类为公共性开放空间;在日本,更是直接把绿地空间划分为公园、墓园、交通空间、其它绿地四类。

 

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公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春





中国民政部2012年10月底公布《城市公益性公墓建设标准(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每50万名城镇居民,要配套规划1个经营性公墓和1个城市公益性公墓。随着墓园绿地面积的增长,以及在整个绿地系统中所占比例的提高,它也将逐步成为城市绿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笔者以位于上海青浦的福寿园人文纪念公园内一个有特色的小园区为例,分析解读墓园中这一别样的风景。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小玫瑰园景色





福寿园海港陵园

小玫瑰园——亲力亲为、与花草同乐的自然庭园

小玫瑰园的“小”字,是其最为显著的特点。这个只有130个平方的三角地带,由于面积较小,导致其中的墓碑体量也相应缩减;而不规则的形状,使得墓碑的排列方式上也不同于以往的“排排坐”,而是以“背对背”的形式放置。这些新的变化也使得绿化设计有更大空间,让这个小园区以全然不同的面貌呈现

福寿园海港陵园


背对背的排列方式会在相邻的两排墓碑间有一条宽约50厘米的间隙。在这条间隙中有规律的种植了丰花月季、金叶桧,并间隔摆放了铁艺花架。挺拔的金叶桧和可供月季攀爬的白色花架不仅在相对低矮的墓区内丰富了立面层次,更能在少花的冬季成为焦点,吸引视线,保持园区整体的良好效果。

福寿园海港陵园

为了配合“ROSE”这一主题,“花中皇后”月季更是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主角。种植于碑后略高的丰花月季、前侧低矮的地被月季、以及花架下的藤本月季等,在长达半年的花季中把整个小玫瑰园状点的鲜花烂漫,充满生机。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墓碑前侧的混合花境区域,是为了打造自然庭院氛围的一次新尝试。种植了包括大滨菊、松果菊、千鸟花、紫娇花等宿根花卉;迷迭香、百里香、薰衣草等香草植物;郁金香等球根花卉;金森女贞、红千层等灌木;大花马齿苋、彩叶草等一二年生花卉;小兔子狼尾草等观赏草类,总计近20种植物。

福寿园海港陵园


以自然种植的方式,组合出各种错落别致的效果。树枝上的鸟食器、墓碑边的鸟澡盆、转角处的陶罐、花丛中的小天使……这些以往在庭园中才会出现的饰品,现在也能在小玫瑰园中找到。这一系列的设计安排都是为了营造出更接近于家庭花园的氛围。

福寿园海港陵园


而安睡于这一园区的人们,或者他们的家人,通常都是园艺爱好者。在这个花园里,亲人可以自己动手浇水、除草、翻土,甚至种植喜爱的花草品种,以告慰先人。这种自助的模式,是对日趋流行的园艺疗法进一步的运用。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福寿园海港陵园


各种研究发现并证实观赏植物或参与园艺活动够帮助人们减慢心跳速度,减轻压力,减缓疼痛以及改善情绪。在小玫瑰园,迷迭香、薰衣草等植物所散发出的香味可以在生理上帮助人们舒缓情绪,而亲自动手的形式更能在精神上寄托对先人的思念。

福寿园海港陵园
 

早在福寿园创建初期,就对园子有“YU花园”的定位,所谓“YU花园”,是说这个墓园既是环境优美的“御花园”,也是平复情绪的“愈花园”,更是能让人正确认识生死的“育花园”。


等我们的公墓能从单纯的“墓园”变为“YU花园”,那么它一定也能像维也纳中央公墓、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和莫斯科新圣女公墓一样,成为市民休憩漫步、纪念先人、陶冶情操、感悟人生的美丽花园。


于福寿园而言,植树节造林一片只是初级,我们有能力,也有意向更进一步打造全国的生命“YU花园”。

【注】原文刊登于《园林》总第249期,笔者沈卓彦原为上海福寿园绿化部高级设计师,现正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攻读园林设计硕士。



服务电话:023-4988 8888



福寿园海港陵园


关注微信公众号扫一扫了解更多咨询


福寿园海港陵园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http://www.yiike.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