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园资讯

只抄名字的爱情公寓,被评“爱情公墓”真是高看了它~!

2018-08-14 17:59:30 上海福寿园 406

暑期档影圈很闹猛,

小福还在咂味儿《西虹市首富》的十亿给我怎么花,

坐等黄渤的《一出好戏》时,

没想到竟被一部奇葩电影给震惊到了!


没错,就是高开低走,被九万+人差评的《爱情公寓》。


据说好多写评论的公号小编都得了工伤,多少"爱公"粉痛心的啪啪打脸!


(网友评论 来源:网络截图)


本来吃瓜的小福也就默默的收下“避雷指南”,但是,对于网评“爱情公寓成了爱情公墓”这一说法,小福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这种“挂羊头卖狗肉”欺智商行为可配不上这四个字。爱情哪来的坟墓一说?小福坚决反对!来,小福马上给你讲讲“公墓”里的爱情故事——我爱你一世,就将与你直到“白发苍苍的彼岸”!




罗炳辉张明秀夫妇


↑ 叶挺军长为罗炳辉和张明秀拍摄的照片。

罗炳辉张明秀夫妇在新四军江北指挥部 →


地主家的“倔小姐”嫁了“奴隶出身”的将军


“奴隶将军”罗炳辉曾有三任夫人,最爱的就是张明秀。这位出生于“地主家庭”的“倔小姐”在抗大学习期间经人介绍认识红九军团长罗炳辉,两人一见钟情,爱情的种子便萌芽了。


随丈夫走南闯北虽然聚少离多,但两人的感情丝毫不减。据张明秀写的一本传记《倔小姐》中所言,罗炳辉在行军中不时给张明秀写信,或是送一个小玩意儿。有一次他要警卫员专程送来一只栩栩如生的玉石小狗,一下子轰动了西高庙区委会,大家争先恐后地来看小狗,这让张明秀很难为情。


1946年,罗炳辉将军因疾病逝世,张明秀仅28岁,她悲痛欲绝,跳进坑里抱着丈夫的棺木痛哭。张明秀曾说:“他是我心中的大英雄!”


新四军广场

上海福寿园

人文纪念公园



曹天钦谢希德夫妇


↓ 曹天钦与谢希德的订婚照

↑ 1952年5月17日,曹天钦和谢希德在剑桥大学附近的萨克斯德镇举行婚礼。

←1979年,在家中阳台上欣赏丈夫曹天钦种养的令箭荷花。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曹天钦、谢希德夫妇是我国著名的科学家,两人在各自领域均取得不菲的成就。这样两位学术大咖却有着朴实无华的爱情故事。


谢曹两家是世交,谢希德与曹天钦更是青梅竹马。17岁时,谢希德因病落下终身残疾,右腿从此不能弯曲,可在曹天钦的眼里她依然美丽如初,并正式订下婚约。1951年,两位在美国学有所成的年轻人抵住种种压力,依然决定回国报效中华。谢希德以结婚为由,从美国去英国,并在英国举行婚礼,终在1952年秋天回到祖国的怀抱。


晚年时,曹天钦病重长期卧床。作为妻子的谢希德,不管工作多忙,只要人在上海,每天总要挤出时间去华东医院陪伴丈夫:为丈夫亲自安排一天食谱,日日按摩复健,疏通血脉。甚至,她还以一个女人特有的细心,经常为他更换床头柜上的小花。两位百年之后,均将遗体捐献给了祖国的医学研究事业。


院士苑

上海福寿园

人文纪念公园


张骏祥周小燕夫妇


大象定情


泰姬陵的月光如梦似幻,吉祥圣洁的大象为我们的爱情作证。


一个是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电影艺术家,一个是歌声婉转,银铃串串的花腔女高音,张骏祥周小燕这对艺术伉俪的爱情故事充满了浪漫主义的色彩。


1951年张骏祥与周小燕随中国文化代表图出访印度、缅甸,两位艺术家在半个多月的旅程中有了更多的机会互相了解,张骏祥对周小燕的爱慕之情油然而生。一路上,张骏祥为周小燕拍摄了很多不错的照片,更增加了不少好感。终于,在泰姬陵沐浴着皎白月光的那一刻,张骏祥大胆想周小燕表白,那样的景色,那样的氛围,如仙境一般令人陶醉,让人无法拒绝。也正是在那次出访回国后不久,他们结为伉俪。


此后四十载,两位携手同行。在张骏祥晚年病重住院期间,周小燕总是上午上课,下午拎了饭菜去医院陪伴到晚上才回家,每次分别时,张骏祥都要亲吻妻子的手。


文华园

上海福寿园

人文纪念公园



上海福寿园内的名人眷侣很多——吕蒙黄准夫妇、汪熙董幼娴夫妇、乔奇孙景路夫妇、陈望道夫妇、瞿秋白杨之华夫妇、李立三李莎夫妇、张瑞芳严励夫妇……等着有心的人自己去探寻他们的故事。


小福在此还想特别介绍两对普通夫妇,他们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却在平淡相守中谱写出动人的爱情旋律。


李继先陈荣恩夫妇


漫长的人生,坎坷不平,历经万苦千辛,一生劳累,直到长眠安息方是幸福。


李继先、陈荣恩夫妇均是浙江绍兴人,在清华大学共事期间结为伉俪,两位老人一生经历诸多挫折和磨难,内心却始终坚守一份安宁平静。


在金婚纪念日时,两位老人立下遗嘱:“如若病危,不必抢救,以免病人痛苦延长,家属劳累,及浪费了医药。遗体直送第二医科大学。不必办丧事,不要受丧礼,骨肉至亲不须佩带黑纱。破除迷信,移风易俗是我们最后的嘱咐。如不按遗嘱执行,心中将内疚难安。”陈荣恩还别出心裁缝制了两个用龙头细布做的大口袋,李继先挥毫写上“长眠安息”四个大字,中间还各自贴上一张两寸照片。老俩口叮嘱子女:不办丧事,不做寿衣,不留骨灰,只要套上白布袋,把遗体捐了就可以了。这一对特别的金婚夫妇,他们的故事也是这座城市的骄傲。


遗体捐献纪念碑

上海福寿园

人文纪念公园


王怀德裔式玲夫妇


患难夫妻常相守,生不同时死同穴。


上海福寿园有一个特别的纪念园——仁爱园,安眠在这里的人均来自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他们因一份特别的感情选择与“癌友”们葬在一起,而不是和家人。


但其中,却有一个例外,王怀德和裔式玲。两位同是癌友,也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夫妇,在妻子裔式玲逝世后,老伴王怀德悲痛不已,爱人是她一生挚爱,更是永世不能分开。因此,上海福寿园特别破例,为王怀德老人在妻子花坛葬边预留了穴位,以完成老人心愿,让爱延续。


仁爱园

上海福寿园

人文纪念公园


爱你情深,至死不渝。

七夕将至,

希望大家远离渣片,回归现实,

因为生活,

永远比电影来的深刻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