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园资讯

上海交通大学举办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全译本

2018-08-31 16:41:34 福寿园集团 955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更多人文历史


东京审判庭审记录中文版面世

8月30日,上海交通大学举办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全译本》(第一辑)的新书座谈会,学界评价,这是东京审判庭审记录首次以中文形式完整呈现,史料价值重大,也为大众读者准确认识这段历史提供了权威文本。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3周年,也是东京审判宣判70周年。8月最后一天,中小学开学前夕,小福决定出一篇与《东京审判》息息相关的图文献礼读者。


铭记历史   珍爱和平


东京审判开庭

东京审判是国际社会对日本错误国策以及战争罪行的总清算

东京审判是历史上著名的针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首要战犯的国际审判。在1946年,由11个国家的11名法官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首要战犯。


中国派出了以梅汝璈法官、向哲濬检察官为首的17名中国法官参与整个东京审判,在大国利益主导的势力挤压下,中国代表团奋力突围,终于将以东条英机为首的七个战犯送上绞刑架

向哲濬检察官在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读对日本战犯的起诉书


这是一场严肃、正义的审判,它惩罚了战争罪犯,维护了国际法的尊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远东盟军总部在组建国际军事法庭的过程中,向中国政府要求派遣一位精通英语、有英美法和国家法知识背景的法官。中国政府就决定选派向哲濬出任此职。


向哲濬(1892-1987),湖南宁乡人。耶鲁大学文学、法学双学士,华盛顿大学法学博士,后任司法部和外交部秘书、上海地方高等法院首席检察官等职。


1946年作为检察官,他举荐了他的师弟梅汝璈出任中国代表团法官,自己担任检察官一职,并带队出席东京审判。


在审判持续的近三年时间里,向哲濬和他的同伴们一起,多次往返中国城乡实地调查取证,并广泛查阅日本陆军省档案库存,从字里行间发掘日本侵华罪行的证据,收集了各个战犯详实的罪证。


劳苦功高的打字机


 
 


东京审判检察官向哲濬使用过的打字机,现展陈于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馆


东京审判不仅惩罚了日本主要战争罪犯,而且为日本近代历史研究特别是对外侵略史的研究提供了一大批历史资料。


如本次《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全译本》(第一辑)出版,10卷本约500万字,按原始文献时间顺序,完整呈现了从1946年4月29日到1946年12月9日共128个庭审日的庭审记录。


据向哲濬的儿子向万隆回顾,向哲濬每次回家探亲,总是匆忙吃完饭就坐在这打字机前,敲打出一页又一页英文资料,这每一张纸,都记录了日本侵略军的累累罪行。

向哲濬之子向隆万先生在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馆东京审判展区接受采访


可以说,正是这台打字机,中国代表团将南京大屠杀中日寇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昭示于世人,将极其狡猾的日本战犯板垣征四郎和土肥原贤二批驳得体无完肤,终于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2007年,在上海市欧美同学会、向哲濬和梅汝璈家属的支持下,上海福寿园建造了正义之剑—东京审判雕像,为向哲濬和梅汝璈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建立丰碑,东京审判中向哲濬检察官使用的打字机也一并珍藏在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馆内。



正义之剑—东京审判雕像

 
 

坐落于上海福寿园海星园


↑魏勃庭长宣读判决书,他的左边为梅汝璈法官

←向哲濬检察官在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宣读起诉书

七十年的岁月磨砺,这部打字机的金属箱体已经有些锈蚀了。但打开机身,按下圆形玻璃按键,“咔嗒、咔嗒……”一声声清脆的金属击打声仍然穿透历史的烽烟,扣人心弦。


时光荏苒,最后借用梅汝璈先生的一段话,让人们更深刻地理解什么是战争和历史:


“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20多年来,福寿园为“珍藏城市记忆”,把已故的社会贤达、时代精英汇集园中,用他们的人生故事打造了一座人文纪念博物馆。我们馆中可能并没有收藏价值连城的珍宝,但生命就是这里最大的宝物。


福寿园国际集团旗下多家分公司都设有红色纪念场馆,同时也承担着所在城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职责,下周一不但是中小学开学日,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我们也将在红色纪念地举行缅怀先烈的活动,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