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园资讯

致敬,生命对生命的守护

2019-08-19 18:08:19 福寿园海港陵园 256


在他们的手中,

我们发出来到人间的第一声啼哭。

他们用双手拦住死神肆虐,

也是在他们的手中,

人们沉睡进入永恒的静默。


今天是中国医师节,致敬生命的守护者。


医生,离我们很近又很远,这个职业是继“警察蜀黍抓起来”第二好用的“威胁”,从不好好吃饭,不肯穿棉衣,到挑食,玩游戏时间过长,家长们都能用“让医生给你打针”恐吓之。


但是当病痛来袭,只有他们救人们于水火。死神面前,唯有他们举盾护佑生病不被“镰刀”收割。


救死扶伤神圣伟大,但是医生们又不是神,那他们到底是什么呢?我想他们是:

生生不息的希望


曾经,生育是上天赋予女人最神圣的职责,却也使无数妇女踏上鬼门关。童年母亲便因产褥病过世,少年时自己也饱受病痛折磨的王淑贞,小小年纪便立下志愿“要治病救人”。


1918年8月,年仅19岁的王淑贞顺利考取清华大学“庚子赔款”留学奖学金赴美留学,成为我国第一位获“庚子赔款”留学的女医师。


1926年,王淑贞满怀“医学救国”的强烈愿望回到祖国,在上海西门妇孺医院任职,并兼任上海女子医学院教授。


王淑贞在这家医院创建了我国医学史上第一个妇科——西门妇孺医院的妇科,成为西门妇孺医院有史以来第一位担任科主任的中国人。这所医院就是“红房子”(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的前生。


王淑贞教授在查房

从医执教60余年,王淑贞用双手迎接新生,保护妇女健康,更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妇产科学术人才。


她那孜孜不倦的治学精神,善于引进世界学术前沿新技术为我所用的深邃见识,为后人做出了典范。


 

王淑贞纪念雕像

位于上海福寿园知博苑

“红房子”的后辈们在

老院长的纪念像前举办活动

追随先辈足迹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不期而遇的温暖

天灾人祸忽然而至,在最无助彷徨的时候,医生是我们不期而遇的温暖。


1963年1月2日,上海第六人民医院收治了一位特殊的病人。患者右手完全离断,能不能将离开身体的断肢再植成功,医院方面感到十分棘手。在此之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例这样的成功手术。


面对痛苦中的病人,陈中伟、钱允庆等医生大胆探索,克服了种种困难,最终完成了手术。手术结果出人意料地好,成为世界公认的功能良好的断肢再植手术。


术后病人不但能提举重物还能执笔写字,使得这位青年的人生没有因为这次事故而颠覆。


这类“失而复得”的故事还有很多,钱教授们的壮举挽救成千上万的病患,让他们的往后余生不至于因伤残缺。

患者展示断手再植术后恢复情况

光明与人类而言是多么的重要不言而喻,如果上帝在人们的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该是多么痛苦。


我国眼底病外科的先驱,视网膜脱离手术和研究的创始者和奠基人,号称东方一只眼的著名眼科专家赵东生为无数失明的患者重新点亮世界。


赵教授1970年把国外的巩膜缩短术改进为巩膜外加压术和环扎术,使视网膜脱防的手术治愈率提高到88%。


赵东生教授工作照



上海福寿园内的赵东生纪念碑造型为一只眼睛,没有经历过绝对的黑暗,难以体会重见光明的喜悦,眼科医生们守护的不但是患者的双眼,更是心灵之窗。





赵东生夫妇纪念碑



挡住死神镰刀的战士

癌症是世界五大绝症之一,当今社会人人谈“癌”色变,虽然完全治愈暂时未能达到,但是经过一代代医学专家的努力,癌症患者的存活率在不断提升。


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馆内珍藏着一台显微镜,那是陪伴我国著名骨肿瘤病理学家、中国骨肿瘤病理学奠基人顾绥岳奋斗大半生的重要“伙伴”。

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馆内的顾绥岳展位


在医学学习及研究生涯中,顾绥岳深深地认识到病理医学是医疗诊断、治疗中的重要基础,是外科诊断与治疗的主要依据,是关系到病人性命攸关的基础学科。


从此,在他的研究中,再也没有离开过病理标本与解剖,没有离开过显微镜。


顾绥岳教授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外科病理与肿瘤病理的研究,献给了患者,献了给他的学生,直至1991年1月,他还捐献出了自己的遗体。

顾绥岳教授与国外学者交流时留影


医生,不是“神”但是他们是生生不息的希望,是不期而遇的温暖,是阻挡在死神前面的勇士。


今天,致敬生命守护者,除了节日快乐,更要对所有医生道一句:感恩有你。